<p id="zx41n"></p>

<button id="zx41n"><listing id="zx41n"></listing></button><p id="zx41n"><nobr id="zx41n"></nobr></p>

<button id="zx41n"></button>
<acronym id="zx41n"></acronym>
<p id="zx41n"><dd id="zx41n"></dd></p>
<button id="zx41n"></button>

<p id="zx41n"></p>

在線留言收藏本站

400-8255-008
13702775102

1小時快速響應 多種配方任選

文章內容頁
迎接2022:寫給美妝行業人的2021
文章出處:遠大美業 人氣熱度:0 發表時間:2022-01-04 14:35
遠大美業8年口碑,化妝品代加工廠 【在線咨詢】
文章導讀:  2021年對于化妝品行業來說  注定是極其不平凡的一年......

  2021年對于化妝品行業來說

  注定是極其不平凡的一年......

  這一年,

  新規及其配套文件的正式發布,

  讓注冊備案變得繁瑣......

  這一年,

  開啟了化妝品功效時代,

  宣稱

  增加產品開發的成本......

  這一年,

  原料包材漲價,限電停產......

  這一年,

  直播帶貨爆發,

  渠道陷入“內卷”,品牌增長乏力......

  在復盤了全年大小風波后,美妝頭條記者針對2021年發生在化妝品領域的行業動態、新聞等方面進行梳理,回眸在過去的一年中,化妝品行業發生了哪些大事。

微信圖片_20200901155633.jpg

  01

  密集出臺政策規范,注冊備案變難

  隨著5月1日,《化妝品注冊備案管理辦法》以及《化妝品注冊備案資料管理規定》、《化妝品新原料注冊備案資料管理規定》等配套法規正式落地,新注冊備案平臺也同步啟用,化妝品企業的注冊與備案迎來全新局面。

  政策的出臺進一步明晰了對新原料的安全監測制度、持續監測和評價體系,以及化妝品注冊與備案所提交的資料等信息。然而,這一系列的要求無疑會增加新產品開發的成本,拉長研發周期,減緩新產品的開發速度。

  化妝品注冊備案的門檻提高,使得注冊備案變難了,備案數也有所減少。新系統開通后,更是有近10萬條備案被積壓。

  02

  質量負責人成化妝品行業中的人才儲備缺口

  根據《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第三十二條,化妝品注冊人、備案人、受托生產企業應當設立質量安全負責人,質量安全負責人需要有5年以上的化妝品生產或者質量安全管理經驗。企業在新平臺申請化妝品備案人、注冊人賬號時,也必須上傳質量安全負責人的資料信息,并詳細描述質量安全負責人每份工作的經歷和職責。這也被業內視作新規與以往相比最大的變革之一。

  自今年5月1日起,依據《化妝品注冊備案管理辦法》規定,將使用新備案平臺,產品備案、注冊需由化妝品備案人、注冊人來進行。業界人士表示,化妝品行業中質量安全負責人的人才儲備缺口大。今年1月《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后,化妝品行業就開啟了質量安全負責人的搶人大戰。

  2021年5月份出現了全國首例化妝品企業質量負責人被罰的案例,給各大企業敲響警鐘,讓企業更加重視對質量安全負責人的培養,讓質量安全負責人真正有能力,能夠扛起企業產品安全質量這桿大旗。

  2021年11月份,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針對質量安全負責人的相關問題給予回復解答。提到:“按照‘一證一人’的原則,申請兩個以上(含兩個)的化妝品生產許可,不得由同一個自然人擔任上述企業的質量安全負責人;不同的化妝品注冊人、備案人,不得由同一個自然人擔任質量安全負責人?;瘖y品注冊人、備案人與受托生產企業屬于同一集團公司,執行同一質量管理體系,受托生產企業接受該注冊人、備案人的委托生產化妝品時,該注冊人、備案人與受托生產企業可以聘用同一個自然人擔任質量安全負責人?!笨梢哉f,這一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能幫助一部分企業緩解質量安全負責人缺口的現狀和提高人才的資源使用效率。

  03

  注冊備案需提交產品配方或者產品全成分

  《化妝品注冊備案資料規范(征求意見稿)》第二十四條(注冊與備案資料總體要求)指出,注冊人申請注冊或者備案人辦理備案時,應當提交產品配方;該規范第二十七條(產品配方)也稱,產品配方表應當包括原料序號、原料名稱、百分含量、使用目的等內容。此外,在該意見稿的“配方表附件”中,還要求提供所有原料的生產商。此舉意味著,產品配方將公開地更為徹底。

  盡管官方提出會設置嚴格的審查權限,但這也只能解決有生產工廠的品牌方的配方保密問題。對于OEM/ODM工廠來說,配方依然面臨被泄密的風險。

  04

  化妝品功效宣稱時代開啟,檢測成本大幅增加

  5月1日,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印發的《化妝品分類規則和分類目錄》、《化妝品功效宣稱評價規范》和《化妝品安全評估技術導則(2021年版)》正式施行,這3部法規對化妝品的分類規則、功效宣稱評價及安全評估技術標準作出了詳細而具體的規定。

  按照要求,自2022年1月1日起,化妝品注冊人、備案人申請特殊化妝品注冊或者進行普通化妝品備案的,應當依據《規范》的要求對化妝品的功效宣稱進行評價,并在國家藥監局指定的專門網站上傳產品功效宣稱依據的摘要,如果沒有足夠的科學依據,不得隨意變更功效宣稱。此外,具有祛斑美白、防曬和防脫發功效的化妝品,應當由化妝品注冊和備案檢驗機構按照強制性國家標準、技術規范的要求開展人體功效評價試驗,并出具報告。

  除了5月1日后注冊備案的化妝品需進行功效宣稱評價和提供依據外,在此之前已注冊備案的產品,也需在規定的時間內補交相關資料,未依照新規要求公布功效宣稱依據的,輕則處以1-3萬元罰款,重則停產停業。

  功效評價的需要,讓檢驗檢測行業迎來大爆發,檢測費看漲、周期拉長。據了解,就備案而言,單個產品的成本較以前增加了數十倍甚至是上百倍。人體功效評價普遍價位偏高,其中防脫發類報價最高在25萬元左右。并且在檢測周期中,部分產品需要做14天的檢測,有的則28天甚至更長,且這一周期時間是不能壓縮的。

  在影響檢測費用的多種因素中,志愿者招募難成主要問題。由于目前國內志愿者資源較為固定,在人體試驗需求暴增之下,檢測機構被迫提高價格“爭搶”志愿者,導致成本上升,而這一成本也會傳導至品牌方。

  05

  化妝品標簽宣稱難,廣告宣稱難

  2021年6月3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外發布《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并將自2022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稑撕炥k法》規定了化妝品標簽應當標注的內容以及各項內容標注的細化要求,對化妝品標簽禁止標注的內容進行了規定。

  《辦法》要求化妝品標簽禁止通過下列方式標注或者宣稱:包括使用醫療術語、醫學名人的姓名、描述醫療作用和效果的詞語或者已經批準的藥品名明示或者暗示產品具有醫療作用;使用虛假、夸大、絕對化的詞語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描述;利用商標、圖案、字體顏色大小、色差、諧音或者暗示性的文字、字母、漢語拼音、數字、符號等方式暗示醫療作用或者進行虛假宣稱。

  隨著《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化妝品標簽管理辦法》《化妝品分類規則和分類目錄》及《化妝品功效宣稱評價規范》等一系列化妝品相關法規政策的陸續出臺,國家監管部門對化妝品行業的監管趨緊,企業虛假宣傳、違規宣傳的問題再次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

  06

  最嚴兒童化妝品監管

  如今,“新規下,兒童化妝品該如何注冊備案”成了企業和品牌最為頭疼的問題。

  2021年1月7日,“大頭娃娃”事件拉開了對“消字號”及“兒童化妝品”等一系列大整頓,全國多地開展針對兒童化妝品的專項檢查工作,兒童化妝品迎來史上最嚴的監管。

  此外,我國也開始制定關于“兒童化妝品”的相關監管法規。5月31日,國家藥監局化妝品監管司發布首個“兒童化妝品消費安全認知調研”;6月18日,藥監局正式發布《兒童化妝品監督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8月6日,在《化妝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中將兒童化妝品作為重點監管對象;10月8日,國家藥監局正式出臺首部兒童化妝品監管法《兒童化妝品監督管理規定》;12月1日,國家藥監局公布兒童化妝品標志“小金盾”。短短半年的時間,國家完成了對兒童化妝品法規的制定,從定義標簽到經營管理、再到專用標識的出臺等全方位管控,兒童化妝品迎來從嚴監管的新時代。

  與此同時,國家藥監局又接連對兒童化妝品相關問題做進一步要求和說明,明確兒童彩妝的產品定性,不存在所謂的“兒童玩具彩妝”。明確表示,如果產品的標簽、說明書、外觀形態等表明該產品符合化妝品定義,無論其單獨銷售或與玩具等其他產品一并銷售,該產品都屬于化妝品,依法應當按照化妝品進行管理。

  07

  化妝品企業換證熱潮

  2021年7月26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第12次局務會議通過《化妝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該辦法是為了規范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加強化妝品監督管理,保證化妝品質量安全,根據《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而制定。

  《化妝品生產經營監督管理辦法》是中國首部專門針對化妝品生產經營管理的部門規章。并突出對重點環節和重點產品的監管。如,對委托生產化妝品、網絡經營化妝品、美容美發機構使用化妝品等重點環節的監管,強化監管措施,明確監管要求。同時,將兒童化妝品、眼部用化妝品作為重點產品,在生產條件方面做出特殊規定,并要求兒童化妝品應當在標簽上特殊標注等。

  同時,在今年11月26日,國家藥監局又發布一則關于貫徹執行《辦法》有關事項的公告,其中指出,自2022年1月1日起,新辦化妝品生產許可和許可證變更、延續,依據《辦法》的規定執行,而此前已取得的化妝品生產許可證在有效期內繼續有效,具備兒童護膚類、眼部護膚類化妝品生產條件但未在生產許可證上特別標注的,應當于2022年7月1日前更換新版化妝品生產許可證。

  這意味著,明年7月1日前將迎來一波換證潮。一直以來,兒童和眼部化妝品對生產企業的要求較高,這次換證的施行,將對化妝品企業現有的生產規范、生產環境、人員配備和質量管理體系進行重新評估,淘汰不符合生產規范的企業,化妝品生產企業可能將迎來一次大的洗牌。

  08

  線上渠道陷入“內卷”

  隨著直播帶貨的興起,線上渠道陷入“內卷”?!?·18”“雙11”等各類線上促銷節日層出不窮,同時直播渠道的“全網最低價”變得常態化,消費者既不用刻意去蹲守某個節日大促,似乎也買不動了。

  以天貓為例,從今年天貓雙十一的成交數據來看,其增長也顯露出一些疲態。即便它將活動時間前移到10月20日開始,11月11日結束,等于統計了整整22天的銷售數據,但依然只完成了5403億元的成交額,同比增長了8.5%,相比于2020年85.6%的增長幅度下滑了不少。

  隨著線上流量被攤薄,流量成本也越來越貴,讓品牌增長乏力,美妝品牌想通過線上渠道收割巨額紅利已經越來越不可能了。

  09

  線下渠道發展受阻

  2019年12月19號突如其來的一場疫情爆發,讓全國上上下下的化妝品線下渠道都陷入了恐慌。而時至今日,疫情態勢雖然逐漸得到控制,但線下渠道的輝煌再也回不去了。

  隨著電商、微商等線上渠道的發展,全渠道經營漸漸成為主流,渠道分流使得CS渠道的發展變得舉步維艱,生存愈發艱難,不斷萎縮。

  不過在這困境之中,也有品牌破局而生,比如中草集。12月29號,中草集董事長許明良在微信朋友圈表示,中草集今年開店271家,關店160家,凈增111家,經過這兩年疫情對實體店嚴重打擊和考驗,不可否認發展速度受阻,但未必是壞事,只有經歷過嚴寒才能迎接更美好的春天。

  正如中草集董事長許明良所說,雖然當下線下渠道一直被唱衰,但不可否的是價值仍是無法代替的。線上渠道流量紅利逐漸消失,獲客成本越來越高等原因,也讓線下渠道的未來增添了很多光明。

  10

  原料包材漲價,限電停產

  對美妝企業來說,2021年可謂跌宕起伏。

  石化行業漲聲一片,原料漲價、物價上調,讓原本就很難的化妝品行業痛苦不堪。如果你以為這是2021年化妝品行業的最黑暗時刻那就錯了,限電停產更是讓化妝品行業雪上加霜,絕大多數企業背負重壓前行。

  廣州當地大部分化妝品生產企業都收到來自廣州供電局的信息提示,除此之外,江蘇、青海、廣西等省份也都相繼出現最嚴限電令。巴斯夫、杜邦、陶氏等化工企業陸續發函甚至多次發函,宣布漲價事宜。不僅國際化工巨頭宣布產品漲價,多家國內化工企業也下達通知告知客戶漲價。

  不過2021年,美妝市場和企業也表現出了巨大的韌性。都說危機中醞釀新機,相信漲價+限電給不少美妝企業帶來了冷思考,2022年將有相當大的增長空間。

  11

  直播電商,品牌維權

  12月,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審結了一起因直播帶貨引起的服務合同糾紛案。一護膚品公司參與了一場由千萬粉絲主播加大導演的直播帶貨活動,支付了8萬余元“坑位費”后,最終實際銷售額僅為6瓶產品共計800余元。巨大心理落差下,護膚品公司將簽約推廣服務的經紀公司訴至寶山法院。最終,寶山法院對該案作出判決,認定經紀公司履行合同時存在瑕疵,應退賠3.5萬元。

  無獨有偶,某按摩器商家與某傳媒公司簽下了價值51萬元直播帶貨合同,安排陳小春和網紅一起帶貨,結果3場直播只賣出5000元,商家一紙訴狀將負責直播推廣的傳媒公司告上法庭。12月25日,廣州市中院作出二審裁決,判決直播推廣協議的傳媒公司向原告商家返還41萬余元服務費。

  商家在看到直播帶貨火爆的同時,也應該看到背后可能會引發的糾紛以及相應的法律風險。直播帶貨就像所有新生事物一樣,生態還不夠健康,制度也不夠完整,許多的內幕隱藏在一個個華麗的、難辨真偽的數據背后。

  在新規、疫情、市場大環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化妝品行業在2021年走得極為曲折,但曲折過后,伴隨著的便是覺醒。

  當時間再次來到推陳納新的渡口,我們揮別舊章,擁抱新歲。不管風口等外在因素如何變化,相信2022年,我們能撕下流量假面,惡性競爭得以遏制,嚴苛的管理得以幫助真正的品牌有序而長效地發展。讓我們帶著突圍的勇氣,一同奔赴2022。

文章來源:美妝頭條新媒體 文章觀點不代表本公司觀點,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下一篇:沒有了
產品系列
移動官網
国产精品免费,国产精品亚洲国产在,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灰灰,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不卡